这里是世界电影文化的首都,我想赖着一辈子不走

时间:2017-09-13编辑:虹膜

生活在北京和上海的影迷常常让国内大多数城市的影迷羡慕,两地有各种艺术电影联盟、资料馆、博物馆、电影节、文化中心比拼各种专题策划,一会库布里克回顾展,一会日本大师展,看都看不过来。

不过,把北京和上海的艺术电影环境放到世界范围内,还真的算不上第一流呢。

那什么地方是第一流呢?

今天这篇文章,由留法多年的开寅博士介绍「世界电影文化的首都」巴黎,为什么是每个迷影人向往的地方,它在艺术电影的放映上,有哪些地方值得我们拍马追赶。

文 |开寅

巴黎第一大学电影理论博士

六月初路过位于巴黎Bercy公园内的法国电影资料馆,或者市中心「巴黎大堂」地下商业中心旁的「影像论坛」放映中心,会看到张贴着刚刚结束不久的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和导演双周单元的海报。

原来电影节一结束,这两个单元的二十多部影片拷贝就移师北上,在这里做巡回放映。

忙碌的巴黎人只需要稍微挤出一点空闲时间,就可以欣赏到这一年出产的最优秀的艺术电影,而其他城市和国家的观众很可能要等上几个月甚至一年才能有机会在影院里看到其中的一些作品。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就是做为一个影迷生活在巴黎这座世界电影之都所享受到的优惠与便利。

根据专门刊载演出信息的网站L’officiel des spectacles的统计,每天在巴黎上映的影片都会超过百部以上。在秋季观影高峰,一周内可能会有近千部影片的数字和胶片拷贝在全城上映。

巴黎「影像论坛」放映中心

除了纽约,世界上没有其他城市可以在「看电影」这件事上这么「疯狂」。这大概是为什么我们会把巴黎称作影迷的天堂。

在一个城市里看几场电影是很简单的事,但是形成一个成熟持久、参与人数众多而颇具品味的观影文化却并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就可以完成的事。

或者说,虽然有这么多的城市都以自己的电影为傲,但拥有真正电影文化的却寥寥可数,而巴黎就是其中最名至实归的一个。

城市电影文化的养成,并不仅仅是在公共场所张贴一些老电影海报,或者在咖啡馆里播放一些原声插曲这么简单。电影放映和影迷培养分别是「一硬一软」两个最重要的基本条件。而巴黎有着全世界最兴盛、多元和复杂的影院放映系统和制度。

它们所满足的不仅仅是具有时效性的商业新片需要,同时也将放映艺术、经典和历史电影,以及和其他各个人文学科相关的影像资料的多重文化功能揽入怀中。正是在这样的指导思路下,在巴黎才形成了商业院线、独立影院和公共放映三足鼎立的局面。

高蒙百代、UGC和MK2是巴黎主要的三条商业院线。前两者是老字号的传统商业院线,排片紧紧跟随时效性,上映的多是美国和法国本土出产的最新商业电影。

而在七十年代成立的MK2则不但在商业上紧随其他二者的步伐,每年也会大量发行和放映来自世界各地的非商业影片。

比如位于市中心乔治·蓬皮杜广场一侧的MK2 Boubourg就算的上是巴黎著名的艺术影院,从不上映主流商业影片而只对最新的艺术影片开放银幕。

MK2 Boubourg

相对于其他国家的商业院线,这三者的特殊之处在于带有优惠性的经营方式:观众除了单独购票之外,还可以成为院线月卡订户。

无论是高蒙百代的Pass卡还是UGC和MK2联营的illimité卡,一个月都仅需付20欧元出头一点,也就是不到三张电影票的价钱(相当于国内一线城市两三张3D Imax电影票价格)。而持这张卡可以无限次观看旗下院线的所有新片以及加盟独立影院的艺术片放映。

换句话说,如果你是一个每天都想看电影却囊中并不富裕的影迷,那么院线月卡是你的必备「武器」:它不但会为你省下巨量的电影票钱,而且就像一张通行证可以保证你随意出入整个大巴黎地区半数以上大大小小的电影院。

也正因此,我们才会看到这样的电影狂热爱好者 :他们怀揣着院线月卡,胳膊下里夹着午餐长棍面包三明治,一大早就站在塞纳河左岸拉丁区各个独立电影院大门前排队,然后一头扎进去三场、四场甚至五场电影连看,直到圆月初升漫天星斗才心满意足地踱步离开(天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从来不用上班上学)。

说到这里,就必须提到巴黎历史悠久的独立电影院,正是它们撑起了这个城市迷影文化的半边天。独立影院几乎有一半都聚集在五区圣米歇尔大道两侧方圆几公里的小街旁(也就是著名的拉丁区)。

座落于此的影院如Le Champo,Filmothèque du Quartier Latin, Reflet Médicis等等几乎成为了法国电影文化的象征之一。

Le Champo

很多影院的历史都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而如Espace Saint-Michel甚至是1911年开业,不知不觉已经有了超过一百年的历史。

Espace Saint-Michel

出于对法国电影所代表的某种和文化性和艺术性的忠诚,独立影院系统形成了与商业院线截然不同的排片原则。它们或者聚焦于对电影历史的回顾而不断地重映被列为经典的欧洲和美国电影,或者走在艺术放映的前沿,引进来自国外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的独立电影。

地处巴黎最古老和具有历史风味的街区,尽管经过多次规模有限的翻修,但它们的放映条件却依然简陋,场地设备音响条件和座椅舒适程度都远远不及实力雄厚的商业院线(像Filmothèque du Quartier Latin的放映厅里居然有根粗大的柱子,剧场满员的时候,最后进场的倒霉观众就得被迫坐在柱子后面头歪向一侧绕过柱子看完一场电影,这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但是依然有无数忠实的观众不断地回到这里,特别是如雅克·塔蒂、让·迦本或者西蒙·西涅莱这样传统的法国电影偶像出现在银幕上时,不大的影院里永远是座无虚席,稍微晚到几分钟就会遇到检票员无奈摊手耸肩说着「Complet」(满座)。

Filmothèque du Quartier Latin

这些影院所烘托出的文化氛围,已经远远超出了影片本身的范畴,演变为一种对城市的情怀式体验。

特别是在天气晴朗的休息日,沿着拉丁区的小道穿过熙攘的人群从一家影院散步到另一家,宛如在不同的朋友家串门,看到无数魅力无限的形象,听到不同婉转深情的故事,留下的回忆已经不能简单地用「美好」来形容。

独立影院有很多情感怀念式的象征意义,但是经典电影日常放映活动的中流砥柱,还要数由法国政府和巴黎市政府投入巨额财力、人力和物力支持的三大公共放映体系:法国电影资料馆、「影像论坛」和蓬皮杜艺术中心。

法国电影资料馆既是电影放映场所(三个放映厅保持着总共每日六到七场的放映频次),又是电影学术研究机构。虽然隶属于私人,但它的主要经费来源一直由政府提供,同时在运营上又保持相当的独立性。它的宗旨不仅是保存法国本土电影文化,更是成为世界电影遗产的守护者。

应该说,法国电影资料馆的策展能力是极其惊人的。这集中表现在所有的放映计划都是由资深的电影专业学者组成的专业团队经过长时间的筹备才最终敲定。

以其最擅长组织策划的电影人回顾展为例,策展团队会通过大量的案头研究和历史调查,尽力在世界范围内的公立以及私人电影收藏机构搜集调用该影人曾经拍摄过的每一格胶片。

这样的回顾展不办则已,一旦开展就是相关主题和影人全套作品放映,其全面性往往令人咂舌不已。而伴随着放映活动的往往还有相关的大型历史文献和实物资料展览。

法国电影资料馆

需要提到的是,法国电影资料馆的电影人回顾展在欧洲电影业界内部有着极为重要的分量,它往往意味着这位影人的「电影作者」地位获得了权威的承认,其作品可以被正式写进电影史,所以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题外话,这大概是为什么2008年杜琪峰的法国电影资料馆回顾展期间,他特地从香港飞到巴黎参与了开幕式并与观众举行了大型座谈会,这代表了他作品的艺术价值终于获得了来自「作者电影」国度的肯定。

当然,对普通影迷来说,每年这大大小小几十个专题回顾展足以让人眼花缭乱。在他们眼中,这几乎就是全年常设永不会闭幕的迷影电影节。

「影像论坛」

「影像论坛」的前身是巴黎市政府设立的电影遗产保护机构,负责收藏放映和巴黎有关的各种影像文献资料,但随后逐渐演变成巴黎的另一个公共电影放映中心。

与法国电影资料馆不同的是,它往往进行的是围绕着社会、历史、文化和地理概念的主题放映,口吻和营造的氛围都不会那样严肃和学术,比如2017年六月和七月的放映主题是「朋友」,而曾经举办过的城市主题影展则包括德黑兰、东京和新德里等等。

它的排片数量丝毫不输给法国电影资料馆,每日放映的电影长片也都保持在五到六部左右。

蓬皮杜艺术中心

蓬皮杜中心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做为欧洲著名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它放映的影像都和先锋前卫的艺术表达紧密相关。

除了剧情片以外的其他各类电影比如纪录片(它是欧洲最重要的纪录片电影节之一Cinéma du Réel的举办地)、动画片、实验电影和装置录像艺术是日常放映的主要内容。

当然,它也有着举办超大型主题影展的声誉,比如2006年四月到八月之间在此举行的戈达尔大型回顾展,展映了后者在1946到2006年拍摄过的140部各类影片和关于他的75部资料片和纪录片,是迄今为止关于戈达尔最全面和权威的一次整体回顾。

总体看来,巴黎的这三家公共电影放映机构各司其职:电影资料馆定位于相对严肃的历史学术放映、巴黎影像论坛是带有嘉年华色彩的大众放映,而蓬皮杜中心则偏向带有实验色彩的艺术放映。

蓬皮杜中心

但它们又都带有强烈的公共社会福利性质:法国电影资料馆和巴黎影像论坛的的观影会员卡每月仅需花费十欧元左右(也就是在巴黎一顿麦当劳的价格),而在蓬皮杜中心只需付48欧元就可以看全年所有的放映。

这几乎等于是花买零食的钱享尽全年的电影饕餮大餐。难怪乎众多的迷影分子们来到巴黎就再也不愿意离开,因为全世界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城市可以花如此少的费用看这样多的电影。

完善的电影放映系统如果没有观众也就如无鱼之水。但在巴黎完全用不着担心,因为这里有着世界上欣赏水平和接受能力最出类拔萃的观众,堪称「专业」。

看电影似乎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但是理解一部电影,懂得欣赏它的独到之处,甚至拆解分析它,指出它的优点和不足之处,却需要长时间的养成式培养。也许在其他国家,这样对于电影的成熟思考被归于专业电影研究和评论人士的工作,但是在法国,它却是为「专业观众」们所习惯的电影欣赏方式。

路易·德吕克

法国「专业观众」的出现可以说起源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电影俱乐部」(Ciné-clubs)观影模式。

由著名的电影评论家和导演路易·德吕克创建的法兰西电影俱乐部(CCF)从一开始就把观影和普通的商业娱乐活动区分开,而旨在通过电影放映和影迷之间的交流活动发掘出电影的艺术性、文化性甚至是学术性。

从战后到六十年代,「电影俱乐部」发展到了如火如荼的巅峰:它一般由著名的影评人和电影学者主持,按照不同的主题展开,在映前有非常详细的关于影片背景的介绍,在映后会由主持人组织观众就影片艺术、社会和文化的各个层面进行深入的讨论。

电影俱乐部不但在巴黎而且在整个法国的中小城市都异常普遍,它直接启发了大众对于电影文化属性的深入思考,培养了观众们有别于娱乐性的电影艺术品味。

而在巴黎,电影俱乐部和法国电影资料馆的放映结合起来,滋养了大批具有高超艺术品位和鉴赏能力的观众,从中更是走出了许多电影行业内的精英:特吕弗、戈达尔、侯麦、里维特,以及稍后的皮亚拉、贝特朗·塔维涅和阿萨亚斯,无不是从中汲取了大量的电影「养分」,完成了从「专业」影迷到专业电影人的身份转换。

时至如今,「电影俱乐部」虽然已经走过了它的高峰期,但它依然是巴黎人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曾经常年参加影评人让·杜谢在法国电影资料馆组织的主题为「被遗忘的法国电影」的电影俱乐部。

从皮埃尔·肖恩多夫的《317分队》到科斯塔-加夫拉斯的《卧车上的谋杀案》,从克莱尔·德尼的《兄兄妹妹》到拉埃蒂恰·玛松的《出售》,从贝特朗·塔维涅的《诱惑》到阿兰·吉罗迪的《勇者不眠》,让·杜谢有意避开那些被报章杂志和电影书籍反复咀嚼的经典电影,用他视角刁钻又品味独到的观影经验和评介开启了另一扇认知法国电影的大门。

让·杜谢

正是这样既对电影充满热爱之情又不断以批判意识挑战旧有观念的态度深深渗透进了巴黎电影文化的血液,让它成为一种格调高企且兼容并蓄具有广泛接受能力的观影文化。

举例来说,巴黎几乎是全世界艺术电影最重要的市场,任何一个国家的非商业影片只要在巴黎上映获得了观众的首肯,就意味着其艺术价值获得了承认。

我至今依然记得大卫·林奇的《内陆帝国》2007年2月在巴黎的MK2 Bibliothèque影院首映的盛况:在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巨幅海报下,不顾凛冽的寒风苦雨而排队等候入场的观众沿着门口的广场蜿蜒排出了几百米远。

而为了配合影片隆重上映,巴黎的卡地亚现代艺术基金会博物馆还特意举行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林奇艺术展,将他多年来创作的所有造型艺术作品和实验录像作品做了一次总结性的展出。

《内陆帝国》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内陆帝国》在大卫·林奇的祖国美国却一直被冷遇,始终没能获得大规模发行的机会,在网上甚至可以找到他为了推广《内陆帝国》而牵了一头奶牛坐在洛杉矶街头当活广告的无奈之举。

这和他在巴黎受到的国家级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而在这后面起到决定性推动作用的是巴黎影迷们对大卫·林奇的狂热喜爱,它显示了这个城市的电影文化超越国界的强大包容性。

应该说,巴黎电影文化的形成,除了民间力量的推动,来自于国家政策性的背书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自从八十年代初时任文化部长的雅克·朗格对电影产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后,电影在法国便成为了一项文化国策,在某种程度上是在世界范围内与英语文化特别是是好莱坞电影文化「对抗」的排头兵。

雅克·朗格

雅克·朗格不但大力支持公立电影机构的整合和发展,启动国家资金支持世界范围内的艺术电影制作与拍摄,还将保护世界电影文化遗产引为己任,同时把电影教育推广至中小学,电影作品甚至成为了高中毕业考试的题目。

正是这样积极的国家政策造就了巴黎浓厚的电影氛围,广泛培养了青少年对于电影的强烈兴趣,并让巴黎成为世界电影遗产保护的策源地:比如,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城市像巴黎这样常年不间断地推广、纪念和放映经典时代的好莱坞电影和黄金年代的日本电影,甚至那些在美国和日本本土早已被遗忘的电影人名字,我们都会在巴黎不同的影院里看到他们的作品反复上映。

这里俨然已经是世界电影遗产交汇的中心。

当然,对于生活在巴黎的电影爱好者们来说,看电影还是一项不分财富、身份和地位的全民活动。当年不满二十岁身负债务甚至无家可归的特吕弗正是通过在电影俱乐部中观影后言辞犀利的发言才结识了电影评论大家安德烈·巴赞并被后者所欣赏。

而在现实中,我也见过这样几乎身无分文的流浪汉影迷,他们衣衫褴褛居无定所甚至在公园的长凳上过夜,却拥有一张巴黎电影资料馆的会员卡,会出现在所有重要放映活动中,认真观看影片并就电影内容与其他人侃侃而谈。

在这样一个纸醉金迷的物质生活与超然世外的精神生活激烈对撞的城市中,是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消除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为来自于不同阶层的的人提供了情感交流的平台,并不断激发出新的思想火花。这才是巴黎电影文化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

合作邮箱:

微信:hongmomgs

往期精彩内容

今年讨论电影劳模的时候,漏掉他的名字就是最大错误

他依然是活着导演里最牛的那位,用一部美剧打败了全世界的观众

幸好有她!不然今年国产艺术电影差点在国际上交白卷

Le Cinéma 虹膜定制帆布包

电影台词主题

亚麻轻薄款

惊喜发售中

【轻·走马包】

水粉 / 墨绿 两色可选

迷影人的暗号

长按扫描二维码

进入虹膜微店购买

立减50元

免责声明:本站 万事网 http://www.cdfgzs.com/html-2017-09-14913998.shtml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Copyright 2014-2016 www.cdfgzs.com 万事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网站地图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uak26800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