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姐的裙底,看了收费的!

时间:2017-09-13编辑:吐槽姐

.

欢迎下面点赞+留言           

这个翠儿却是刁蛮得很,虽有了自家小姐训斥,却只怒容稍霁,狠狠的白了吕布一眼,故着粗声道:“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嗯。”那少女低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又满带着羞sè低下头来,朱唇轻启,yù语还休。    吕布大是不舍,却也不好相拦,轻轻笑道:“长安多恶少,小姐美貌倾世,难免要有人起了觊觎之心,出行还是多带两个仆人的好。”    看着少女衣饰模样,显然并非寻常人家女子,不过再怎么显赫的人家,撞到董璜手上,也是枉然。吕布却是董卓的义子,只好委婉的劝解她尽量的少出门。    那少女却是冰雪聪明的,一下子便明白吕布的心意,款款一福,细声道:“多谢吕将军美意,小女子本不敢出门的,只是几rì后家母要过寿,小女子想着为家母置些寿礼,不该莽撞出府,幸而遇着将军,否则小女子只怕……”    说到这里,少女眼圈又红了起来,脸上浮起一片悲戚和决绝之sè。    吕布蓦然心头大痛,便如刀绞了一般,脸上闪过一道决绝之sè,伸手抓着少女皓腕,斩钉截铁的道:“小姐放心,只要吕布有一口气在,决不教人伤害了小姐分毫!”    “你,放手!”翠儿见吕布居然如此无礼的抓着自己小姐的手,大急双手推向吕布。    “呃?”吕布大是尴尬,那少女趁势挣开,退后两步,玉容如抹的胭脂一般,艳红yù滴。翠儿将少女护在身后,恶狠狠的盯着吕布:“你,你这登徒子,若再敢碰我家小姐一下,我,我就跟你拼了!”    说着紧攥着柔若无骨的小拳头,在吕布面前示威的晃了晃。    “呃,你!”吕布双手握空,心头涌起一阵失落,又有一丝怒sè,只是见着翠儿这般的美貌少女与自己怒目相视,又大是哭笔不得了起来,也不愿理会她。看着那少女脸上并无怪恼之sè,心下复是一暖,与那少女躬身一揖,谦然道:“吕布一时情急,多有唐突,请小姐勿怪!”    “嗯。”那少女低低的应了一声,看着吕布与自己谦然作揖的怪异模样,掩唇吃吃的一笑,刹那间,仿佛那举世芳华,俱是为之失sè黯然,天地之间,便只为她一人绽放一般,吕布整个人便是呆了。    那少女脸上羞sè更浓,低低的道:“天sè已晚,小女子也该回去,多谢将军相救。”    “啊!”轻轻的一句话,却如晴天霹雳一般,在吕布耳边重重的炸起,张口一声惊呼,心下大急了起来,再也顾不得许多,紧追两步,“小姐这就走了,若是,若是,倘若那董璜还不死心,小姐岂不是危险了?”    翠儿死死的拦在吕布面前,母鸡护雏般护着自家小姐,听了吕布如此说,冷哼一声道:“只怕不死心的,不是那个董璜吧!”    那少女抬头看了吕布一眼,yù语还休。    “要不这般,不知小姐家在何处,便让吕布送了小姐回去?”对这个倔强的翠儿,吕布又恨又恼,却不敢用强,只得转而低声向那少女祈求道。    “这?”那少女有些犹豫了起来,偷偷看了吕布一眼,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与吕布微微一福,道:“家父便是当今王司徒……”    “原来是王大人爱女!”听说这绝美少女是王允的女儿,吕布一颗心才大是放松了起来,脸上也再没了紧张之sè,大喜笑道,“既是王大人府上,吕布自然认得的,便由吕布护小姐回去吧?”    “如此,有劳将军了。”那少女既报了自己父亲的官衔,便是不拒绝了吕布,当下盈盈的一拜。侍女翠儿却极是不放心,狠狠的瞪了吕布一眼。    吕布得蒙佳人应允,喜不自胜,猛的醒悟过来,又有些急促的道:“小姐可是要老夫人挑选寿礼的,若是就这么回去了,怕是不好,不是小姐看中了什么,吕布让人去取来?”    “吕将军好无礼!”翠儿大怒,瞪视着吕布,“闺房物事,怎能交与外人之手!”    吕布大是尴尬了起来,张了张口,却一时不知说什么了好,情急了望着少女,可怜他年近不惑的无敌将军,此时却像一个无助的少年郎一般,急得捉腮掏耳,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少女脸sè一整,拉开了翠儿,悠悠一叹道:“对于家母来说,儿女平安便是最大的礼物,小女子此次莽撞出府,差点酿成大祸,若是让家母知道了,不知她急成什么模样,礼物一事,还是算了!”    轻轻的一席话,吕布便从慌乱中回缓了过来,脸上划过一道怅然之sè,轻轻的点着头,对这少女既怜且敬,思及董璜将她惊吓至此,更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方解了心头之恨!    曹xìng郝荫听着吕布说要送这少女回去,心下俱是疑惑,只怕董卓要怪罪了,却又不敢违逆吕布的意思。牵着马跟在吕布三人后面。    一路上,吕布竟是出奇的再不发一语,满怀的心事,只不时偷眼看着这少女,几度张口,却又收声不语。    转过几个街,便来到了王允府上,王允的侄子王凌早等在那里了,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见了少女回来,大急迎了上来:“妹妹,你可是回来了,叔母……”    看着同行的吕布,王凌却是呆住了,收口没再往下说去。    那少女脸上有些羞sè,低低看了吕布一眼,吕布迎上前去,与王凌躬身一礼:“王公子,吕布有礼了!”    “呃?”王凌大惊失sè,想不到吕布居然会与自己施礼问好,很快便又回过神来,与吕布重重的回施一礼:“吕将军有礼,王凌不知吕将军归来,未曾远迎,失礼之处,请吕将军勿怪!”    “岂敢,岂敢!是吕布不造而访,添劳王公子了。”吕布朗声大笑起来,声音里说不出的真诚。    王凌平rì里见着吕布,别说是自己,就是叔父王允,只怕吕布也不会低头与他打个招呼,何曾见过吕布如此谦逊的这副模样的,一时惊疑不定,回过头来看着自己妹妹。    少女与吕布款款一福,轻声道:“多蒙吕将军大恩搭救,小女子才得已回到家中。”这话像是在与王凌解释,也是在与吕布告别了。像王允这种官宦世家,客人要来,一般便会先打声招呼,好让主人有个准备,唐突叩门是很失礼的一件事,虽然吕布搭救了自己,少女却不好请他进来,只待他rì,由父兄出面,重重的谢他一番了。    这个道理,吕布自然是明白的,眼见着便要分别了,心中更是说不出的失落,满是不舍的凝视着少女的绝世容颜,不由的脱口道:“今rì得遇小姐,吕布三生之幸,不知,以后,吕布可还有机会与小姐相见?”    那少女脸上微微一红,看了面露不悦的王凌一眼,轻咬下唇,低声道:“小女子王秀儿,吕将军若是,若是来访家父,自然见得到秀儿的……”    说罢这话,再掩不住玉容羞腆,迈着小碎步,急急的进了王府大门,只留一缕幽香,久久不肯散去。吕布却已经喜呆了,痴痴的望着朱红的漆门,口中喃喃,反复的念着那远去的名字:“秀儿,秀儿……”    ~~~~~~~~~~~~~~~~~~~~~~~~~~~~~~~~~~~    无论小人书还是漫画,或者游戏人物形象,吕布都是一个俊朗小生的模样,其实吕布的年纪比刘备还要大的,在徐州依附于刘备的时候,就一直大大咧咧的呼刘备为弟,搞得刘备极不舒坦,估计关羽张飞听了也不舒坦。有传说马超投奔刘备后,大大咧咧的直接呼刘备的字,差点让关羽张飞搞掉,愣是把锦马超整个人给吓没种了(好多为马超叫屈的人,都拿这事指责刘备不能容人)。    其实像这种事,我觉得在吕布身上发生还差不多,马超别说在刘备帐下了,就是投靠张鲁那会,也没那个底气来直呼张鲁表字的。否则张鲁也不会想到把女儿嫁给马超,平白让人矮了一辈,不是折惭人么……    话说回来,在徐州最后抢先下手的人却不是心里有刺的刘备,而是吕布,估计吕布多少也有看出了刘备对自己的忌恼,动起手来没有多少心理负担。或许,以吕布的秉xìng,心理负担这玩意儿,估计他也是不会有的。

男生似乎更喜欢长头发、性格温柔的女生,像她以前那头短发还有大剌剌的性格,男生更容易把她当兄弟,而不是想泡她,她以前不在乎,可肖振杰这么一说,她却发现她无法不去在乎。  严格来说,孟楠并不是丑小鸭,但是孟家的好基因似乎都在孟家两兄弟身上,她则显得平凡无奇,最大的特色应该是她一双又亮又黑的眼睛以及白皙的肌肤。就是她一身的白皙肌肤,所以才不会让人错以为她是一个男生,那是独属於女生的细致肌肤。  这几年,孟楠改造了她自己不少,平凡的五官透过化妆变得立体,能让人第一眼就对她有好感,再加上一百六十七公分的身高,苗条纤细,怎么也吃不胖的身材算是上天对她的弥补吧。  不过她发现男生还是更喜欢娇小可爱的女生,而她恰恰不在其列,可要她学习娇弱的气质这是不可能的,她可以留长发爱美,可以化妆变美,但要她嗲声嗲气地说话,抱歉,不可能。所以她的性格还是没有变,但起码不会再有男生把她当兄弟了,因为她很有女人味了。  孟楠走进一幢公寓,她刚回来台湾,没有住在家里,反而住在父母买给她的公寓里,一进门她就把脚上的高跟鞋踢得老远,她最讨厌穿高跟鞋了,可高跟鞋是女生必不可少的武器。  她光着脚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罐啤酒,啪的一声打开,随意地灌了一口,她幸福得喊了一声爽。坐在沙发上,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她两眼微眯,白嫩的脸颊染着两团可爱的红晕。孟楠挥舞着空着的手,对着空气喊:「肖振杰,我现在不可能嫁不出去,你等着看吧,我肯定能嫁一个喜欢我的男生,我现在这么美,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喜欢我呢。」  说到最后,她骄傲地一笑,一口乾掉啤酒。她开始收拾乱七八糟的房间,她下得厨房,出得厅堂,集这么多优点於一身的她,一定、一定会有男生喜欢她。  这一次她回来,她就是要把她自己给嫁掉,哼,肖振杰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本来是她生命过客的人突然闯进了她的生活,这种感觉,孟楠只想说,Fuck!  一大早,门铃不停地响着,孟楠一把拉开门,脸上写着大大的不爽,恨不得将这个坏了她安宁的混蛋给杀了,「吵什么吵!」她火大地骂道。  「呵呵……」  低沉的笑声是她熟悉的声线,孟楠揉了揉眼睛,清楚地看清了前面的男人,肖振杰。  「脾气还是这么暴躁。」肖振杰伸手亲昵地要揉揉她乱糟糟的头发。  她连忙避开,双眸瞪得很大,直直地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不该在这里才对啊,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怎么会知道她在这?  刚起床的脑袋运作起来比较缓慢,半晌,她终於想起自己曾经年少时做过的蠢事,没错,当初因为被这个男人的美色所吸引,她喜欢上了他。然后,正巧她的父母要买一套小公寓送给她,她立刻说要买肖振杰隔壁的公寓,可惜他隔壁的已经被人买走了,於是她转而求次买了他楼下的公寓。  当时她还暗暗地爽了很久、开心了很久,可他一看到她搬过来的第一句话不是欢迎她,而是说真不巧,他要搬家了。她搬进来,而他搬走了,她整个人都傻了,甚至疑惑他是不是看出了她什么心思,这个直至今日还是谜,而她完全没有了当初在床上辗转反侧,想要弄清楚的心情,已经无所谓了。  「你找我?」孟楠问。  「你这么久没有回台湾,我陪你逛逛。」肖振杰一副跟她关系很好的模样说话。  孟楠的嘴角抽了抽,除非她脑子有问题,否则她怎么可能跟他一起逛逛,去了美国几年,她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年轻气盛,说话不经过大脑了,她现在是一个成熟的女生,「太早了。」她看了一眼时钟,才早上八点,天呐,她真想揍死他,扰人清梦者都是仇人。  肖振杰状似惊讶地看着她,「我以为你要调时差,现在应该睡不着才对。」  她暗自咬紧牙关,「谢谢你的好意,我需要休息。」不再多说,她伸手准备关门。  肖振杰挤了进来,一脸的为难,「可我已经在这里了。」  孟楠差点吐血,「肖大哥,你肯定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做,赶紧去做吧。」

免责声明:本站 万事网 http://www.cdfgzs.com/html-2017-09-14913268.shtml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Copyright 2014-2016 www.cdfgzs.com 万事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网站地图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uak268002@163.com